律师与客户的关系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来源:北京专利律师网 发布时间:2019-11-28 返回
专利律师和客户的关系往往不如客户想的那样简单。律师得为自己的业务谋生考虑,但同时也要对企业的商业利益付好信托责任,然而这两者之间通常造成冲突,结果企业的商业利益就在这冲突中蒙受了损失,而对此客户毫不知情。
律师与客户的关系

北京专利律师是客户的代理人,对客户负有信托责任,这是因为律师往往在客户最需要的时候为他们代理业务。其中“代理”意味着,律师需要为客户做任何他们安排的代理业务。“信托责任”意味着律师需要为客户的最大化利益而工作。然而这种关系的相互结果往往会扭曲律师与客户的关系。

出名专利律师

如果你需要理发,请不要咨询理发师的意见
由于律师工作的专业性,一些客户往往不能发现律师工作上的纰漏。一项拥有巨大经济价值的专利,可能会使正常的律师-客户关系脱离正轨。一项专利可能价值数亿美元,而专利律师的一个行为就有可能毁掉该专利的所有价值。
北京知名专利律师与客户的代理关系
代理关系遵循“出租车规则”:出租车被要求搭载乘客,而司机不能挑选自己的乘客,一旦乘客在车上,司机就必须带他们去想去的地方,即使他们中间改变了主意,司机也要履行好自己的义务。对于专利代理,规则就像这样。
律师通常会因为一些原因拒绝为客户代理,其中最常见的理由就是业务冲突。专利代理人能接触了解到一个公司最深处、最隐晦的技术和商业秘密,并且不能同时为处于竞争关系的两家企业做代理,因此,当他们同时为某企业的竞争对手做代理时,就产生了冲突。
客户常常忘记自己只是偌大专利工厂中的无名发明者之一。对于客户,他们拥有的专利资产代表了希望和梦想,有时也代表着他们商业上的终身成就。而对于律师,一项专利只是他们代理的数百个专利之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价值。
当然,专利律师会被培训做这样的工作:使发明者对他们的专利感到特别。律师被教导要处理好发明人的关系,并且当专利申请已提交或者专利被公布授权时,要向发明者表示祝贺。当律师称赞发明人的专利,比如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发明之一”时,发明人通常欣喜若狂。
所有这些工作技巧都旨在为发明者带来忠诚的印象,但这往往掩盖了律师的马虎工作。令人惊讶的是,发明者往往觉得他们与律师的关系非常亲密,然而律师却几乎不认识发明者是谁。
律师与客户之间的信托责任
如果律师不能在任何时候为客户的最佳利益工作,那么“信托责任”意味着客户可以起诉律师,这种情况下律师会提前购买好保险来减少损失。“信托责任”往往是律师和客户关系扭曲的源头。
信托责任妨碍律师给企业提出有价值的商业建议
在专利代理业务中,小型发明者被称为是“行走的事故诉讼者。”专利律师被教导永远不要给他们提供商业建议。相反,他们只是列出所有选项,让客户自己选择。接着,责任就不在律师了。
考虑到律师的责任追究问题,这非常有意义。如果律师告诉客户不要申请某专利,但五年后,涉及该专利的产品非常畅销,那律师就会由于这种不好的建议被起诉。
另一方面,如果专利律师提议申请某专利,结果该专利一直没通过审核,此时他们的意见就是错的,律师可能要担负56000美元(一件专利的大致成本)的责任。诚然,他们购买的保险会弥补这次的花费损失,但大多律师会把责任指向审查员或列举其他因素,来解释专利没有获得授权的原因。
然而,更多的问题仍然存在。
利益分成
专利律师服务的对象有很多,包括发明人(中间人)以及企业的老板(终极客户)。一方面,专利律师需要考虑到企业的商业利益,但同时也要使发明者满意自己的工作,这两者之间有时会产生冲突。此外,律师有自己的业务要经营,这是另一个冲突因素。
发明者的要求与企业的利益经常存在冲突
专利律师与发明者通常一起合作申请专利,但终究专利律师还是为实际的客户(企业的老板)做代理工作。一般情况下,如果初创公司的的CTO 或发明人对专利律师满意,那他们的CEO也会对专利律师满意,因此发明者往往是律师和实际客户(企业CEO)之间的中间人,让发明者满意自己的工作,对专利律师很重要。
但问题是发明人自认为知道什么对企业最好,但事实上他们要求的相关专利申请,往往并不能实现企业的最佳利益。许多发明人把专利看做公司给予他们奖励的依据,但他们不明白,专利是一项资产,在未来20年中有许多不同的用途,因此他们通常没有充分发挥专利的价值。
一些发明者非常挑剔,在审核专利申请文件时尤其如此,这使专利律师感到为难。律师需要过度好与发明者的关系,因为发明者是中间人,是决定律师能否得到报酬的关键。然而,律师本应该为企业的最佳利益工作,这又与发明者的要求构成矛盾,结果导致以满足发明者为代价,却牺牲了终级客户(企业CEO)的利益。
律师的商业运营
律师经营业务,就像所有的业务一样,需要赚钱,因此,律师会尽可能地宣传自己的付费工作。客户通常感到困扰,因为他们不能分辨律师处理业务,到底是因为这项业务是必须做的,还是律师仅仅想得到酬劳费。
典型的例子是律师写专利侵权意见书。这些信件是关于调查某企业的产品是否侵犯别人的专利。然而,其中许多信件都是律师避免责任追究的托辞,有大量的样板文件是关于这样的解释:没有任何分析是完整的,判例法或许有变化,法官或陪审团的审查专利的视角可能不同。
因此,事实上,有些律师通常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研究如何避免责任追究,而对于问题的实质解决——企业的产品到底是否侵权,他们并没有花太多精力。
专利代理人一般很少有商业经验
专利法的一个规定是,专利律师和专利代理人必须有一个理工科学位才能有资格报考专利律师考试。只有极少数的工程师会选择去考司法考试,因为他们仅仅作为普通的工程师就能赚大钱,因此没必要去成为专利律师。结果,在律师人群中,专利律师的数量是非常少的。美国有120万个律师,但其中只有31000个专利律师。而这31000个专利律师中,可能少于1/4是负责专利申请的。因此物以稀为贵,聘用专利律师往往比普通律师的费用更高。
不过专利律师有一个缺点是,他们在诉讼、许可、谈判、或任何与“商业”相关的业务方面没有直接的经验。诚然,有专利律师会“协助”诉讼、许可等业务,但他们往往是在传统的诉讼律师或事务律师的指导下工作。因此,如果专利律师擅长写专利申请文件,那他们很可能不擅长处理商业业务。但如果他们善于处理商业业务,那他们很可能就不是专利申请的专家。
是企业而不是专利律师,有责任确保专利实现企业的商业目标
在这点上,许多事情与企业的利益相违背。专利律师可能知道或预测到企业正朝错误的方向发展,但如果指出来,律师的信托责任和他们的生计将会受到威胁,所以他们会说真话吗?即使他们这样做,也只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他们明白无误地确定他们不会犯错。不过即使是这样,客户还是有可能了解不到整个事情的真相。
碰到这种情况,也许企业的CEO需要绕过发明人,直接与专利律师交谈:“如果你是企业的CEO,你会怎么做”。或许听到这样的问题,专利律师当即就能明白该CEO是个明事的主儿,从而多去为企业的商业利益做决策。